阜新用养殖业打开秸秆处理通道

辽宁日报 2017年01月22日 07:53

  提要

  入冬,城里的雾霾一起,农田的秸秆便成焦点。

  从理论上讲,秸秆能造肥,也可做饲料,农民为什么非要烧呢?

  过去,阜新市农民有个很充分的理由,扔没地方扔,白送没人要,不烧咋办?

  现在,他们换了个说法,1吨200元钱,再烧不是在烧钱吗?不舍得烧啊!

  这个变化是怎么来的呢?

  引子

  “现在养殖户都在抢秸秆,附近的秸秆不够用了,我要到几十公里远的内蒙古自治区去收了。”说这话的是彰武县兴隆山镇老虎村养牛大户张旭。

  其实,不仅养殖户把秸秆当宝贝,饲料加工企业、生物质电厂等也在抢秸秆。昔日被农民当成废物一烧了之的秸秆,如今成为香饽饽。

  记者调查发现,是产业化这只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2016年,阜新市成为我省两个秸秆综合利用试点市之一,如何把农民地里的秸秆联到综合利用产业化的链条上,他们下了功夫。

  目前,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将35个乡镇划为6片,建起6个吞吐秸秆的收储运体系基地,年吞吐秸秆30万吨。彰武县建立20家秸秆收储运体系组织,收储运能力最大的达10万吨,年吞吐秸秆20多万吨。

  一头牛一天吃掉15公斤秸秆 秸秆占牛饲料的55%

  给牛找口粮 养殖户到地头抢秸秆

  阜新市毗邻内蒙古自治区,曾是清朝的皇家牧场所在地,有着悠久的畜牧业传统。8年前,张旭的长青牧业有限责任公司就成立了,主业是养牛。

  秸秆是牛的主要饲料,每头牛一天能吃掉15公斤秸秆,秸秆占饲料总量的55%。为了给牛找口粮,张旭想到一个好办法:村民把秸秆送给公司,公司免费帮村民深松大田。

  张旭回忆,小时候,秸秆是家里的宝贝,可以喂牲口、当柴火……但现在农机代替了牲口,做饭用上了煤和天然气,秸秆成了废物,一烧了之最省钱、省事、省工。正因为如此,张旭才能以低廉的成本拿到秸秆。

  根据供求关系定律,如果秸秆产出量大,综合利用滞后,秸秆焚烧在所难免;反之,秸秆就会价格上涨。

  8年间,张旭饲养的肉牛年出栏量从100多头猛增到上千头。在他的带动下,周边十余个乡镇有300户养牛户。由于养殖户需求旺盛,到了2014年,张旭“你白送我免费”的模式不灵了,必须掏钱买秸秆了。秸秆的收购价也水涨船高,两年间从几十元一路涨到200多元。

  现在,张旭和其他养牛户的收购半径越来越远,最远的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内蒙古自治区。

  去年,张旭遇到一次“抢”秸秆事件:他和另外一个养牛大户相中了同一片地的秸秆。双方“跟拍卖似的轮番加价”。最后,因为出的价高,农户将秸秆卖给了张旭。

  彰武县畜牧兽医局局长王军告诉记者,到2016年底,全县肉牛饲养量31.2万头,肉羊饲养量134万只。通过秸秆养畜、过腹还田,既破解了秸秆焚烧痼疾,又解决了规模化养殖的饲草问题。

  过去秸秆扔没地方扔,白送没人要 现在做肥料做饲料做燃料,哪舍得烧

  宝珠营子村的400公顷玉米地 卖秸秆能挣40万元钱

  阜新市农村经济委员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市玉米、花生等主要农作物播种面积为44.67万公顷,秸秆可回收利用量为350万吨,转化利用299.1万吨。其中,肥料化110万吨,饲料化148.1万吨,燃料化38万吨,基料消耗秸秆3万吨。

  阜新市农委农村能源办主任田砚军说,肥料化、饲料化和燃料化是阜新市破解秸秆综合利用难题的主攻方向。在辽宁祥和农牧业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祥和公司”)与阜新市惠农生物质热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农公司”)两大龙头企业带动下,秸秆产业链从第一产业的养殖业延伸到第二产业,非养殖地区的秸秆处理通道也由此打开。

  1月9日,阜新县七家子镇宝珠营子村一块玉米地里,村民宋来正忙着收秸秆,“200块钱一吨回收呢,再烧就是烧钱了!”宋来2016年种了3.3公顷玉米,今年秸秆卖了3000多元。“过去,我四处打听谁要秸秆,拉走就行,一分钱不要。现在,秸秆能卖钱了!”宋来说。

  宋来的秸秆卖给了祥和公司的秸秆膨化生物饲料宝珠生产基地。

  记者看到,基地内机器轰鸣,工人将秸秆从机器一端送进去,“消化”两三分钟后,一包75公斤重的成品饲料在尾端被“吐”出来。

  祥和公司基地建设部部长呼荣光说,正在运转的机器是秸秆膨化机,它通过专利技术,用高温高压破坏秸秆的蜡质层,经熟化、糖化和密封发酵等程序,把秸秆里面的营养物质释放出来,“整个过程如同把玉米做成爆米花”。

  彰武县副县长常东旭说,治理秸秆焚烧要疏堵结合,跟农民算好经济账。

  宝珠营子村有400公顷玉米地,能产2000吨秸秆,按200元钱一吨回收价计算,村民相当于“捡”了40万元钱。

  在惠农公司院内,一台铲车“娴熟”地将秸秆与碎木渣按比例搅拌后,堆积在锅炉进料口附近,这些“生物质”将作为燃料用于发电。

  “与煤发电的原理一致,只不过燃料不同。”惠农公司的一位工作人员说,生物质发电的最大优势是替代化石能源,有效降低空气污染。

  秸秆变身成

  肥料饲料燃料

  离不开产业

  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企业化经营,是阜新市秸秆综合利用的基本框架。其中的关键是充分发挥农民、社会化服务组织和企业的主体作用,通过政府引导扶持,打通利益链,形成产业链,实现多方共赢。

  2016年,阜新市采取以奖代补的方式,大力扶持以祥和公司为代表的秸秆饲料化利用项目和以惠农公司为代表的秸秆发电利用项目。

  记者了解到,祥和公司已经建设了63个生产基地,未来将建成100个,基本实现对阜新玉米主产区的全覆盖。在玉米主产区建设基地,村民就近把秸秆卖给基地,基地加工成饲料后,又就近供应给牛羊养殖户,“祥和模式”既解了秸秆焚烧之惑,牛羊又有了可口饲料,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2016年,秸秆饲料化利用占秸秆可利用总量的42.3%。

  2016年11月,惠农公司装机容量18兆千瓦时的一期机组调试完毕,机组运行1小时需25吨生物质燃料,1年需20万吨生物质燃料。

  “胃口”这么大,必须要有充足的原料供应作为支撑。阜新市以惠农为依托,建立了“农户+企业经纪人”的秸秆收储运合作社模式。

  记者了解到,惠农公司已建立43个合作社,玉米秸秆储备18万吨,占全市秸秆可利用总量的5.2%。

  彰武县为运输秸秆的车辆开设绿色通道,只要车辆手续齐全、驾驶人有合法证件,车辆不超宽、不超高,都给予通行便利。常东旭说,此举意在降低秸秆运输成本,让秸秆的收购、储藏和运输等环节提速增效。

  □本报记者/侯悦林/年旭春